比特币注册|比特币计算有什么用
保定市總工會 > 法律服務
法律服務 >> 返回 您當前所在位置:保定市總工會 > 法律服務 > 正文

兩級工會接力打贏維權官司

更新時間:2014-01-22 17:12:00點擊次數:9227次
 

     “三年多了,多虧了河北省總工會和保定市總工會的全力支持,工會律師的費心費力,終于打贏了我兒子的這場傷殘賠償官司!感激的話真不知該咋說……”年近60歲的吳振民操著一口河南口音,眼含淚水,手托著錦旗,對工會同志表達著自己的深深謝意。

       兩年前,在保定市第一中心醫院病床上,30歲的吳景偉,雙下肢因肌肉萎縮,灰白色的皮膚裹在腿骨上,體重只剩下六七十斤;家里債臺高筑、工作單位不再出錢,因為拖欠醫院的醫療費,出不了院;確認勞動關系的官司也打輸了……父親吳振民的心都要碎了,一家人陷入絕望和無助中。就在此時,省總工會和保定市總工會的同志,先后來到病床前,他們帶來了生活用品和慰問金,也帶來了提供法律援助的律師,讓老吳和兒子又看到了希望……

       在兩級工會的法律援助下,經過兩次訴訟, 兩被告被人民法院判決,向吳景偉賠償82萬余元,最大程度地維護了職工的合法權益。

       ■案發:數噸鐵塊壓后背 30歲壯漢成殘疾

       2010年5月12日,保定新市區“金鵬天鵝灣”住宅小區10號樓工地,外用施工起重機械設備(俗稱“電梯”)司機吳景偉,在電梯基坑維修電梯時,有人擅自開動“電梯”升頂,約六噸重的“配重”鐵塊落下,重重地壓在吳景偉的后背上,他當時就失去了知覺……這次事故導致他脊柱爆裂、雙肋骨折、肺部破裂、心臟離位……經過手術治療,仍造成胸部以下失去知覺、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他再也站不起來了。

       得知兒子出事了,吳振民趕緊處理了正在飼養的豬。5月16日,他和老伴一起從河南老家來到保定。同時,吳振民在深圳打工的女兒,也趕到了保定。

       提起吳景偉,吳振民愛恨交加。上初中時他不愛學習,沒少讓老吳操心。2001年,吳景偉在河南駐馬店一個學校學了廚師,跟一個遠房親戚來到保定,先后在幾家飯店打工,還自己開過一段時間飯店。后來因為城中村拆遷,自己開的飯店黃了。聽說兒子找了對象,吳振民很高興。后來不知怎的,兒子不干廚師了,跟著張某到建筑工地打工,并且還住到了張某位于城中村的家里,結果就出了這么一攤子事。兒子的對象也黃了,一家人的未來也看不到光亮了。除去一開始工地上給的吳景偉的治病錢,后來的開銷全是向親朋借的。因為欠醫院兩萬多元費用,出不了院,除了維持治療,一家子就被困在了醫院里。

       ■窘境:不能接受的賠償調解 屢打屢敗的勞動官司

       老吳當過村干部,算是個有些見識的人。他既接受有關人員的調解,也請來律師打官司。為解決問題,他進出安監局、住建局、人社局、區政府、市政府……可謂四處奔走。饒是如此,事情也毫無進展。

       不過,老吳總算搞清了工地的基本情況:“金鵬天鵝灣”住宅小區的建設方,是保定的城中村東廉良村;開發商是保定金鵬房地產公司;建筑施工方名義上是保定東興建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為東興公司);實際施工負責人是趙某,趙某與苑某經營的建筑設備站簽訂了租賃協議。苑某與張某名義上離婚,實際上仍由張某經營建筑設備租賃站。因為張某的安排,兒子吳景偉成了工地上的電梯司機。

       保定市總工會法律部負責同志,得知了吳景偉的情況后,不僅親自到醫院看望這一家人,還通過工會系統及個人關系,做東興公司的思想工作,希望在總數40萬元左右調解賠償,但是沒有成功。

       他們依法維權的路走得也很不順。

       第一遭,老吳自己聘請律師,將“金鵬天鵝灣”住宅小區的施工單位告上了勞動仲裁委,要求確認吳景偉與東興公司存在勞動關系,結果敗訴。第二遭,在保定市總工會推薦的法律援助律師幫助下,申請勞動仲裁委確認吳景偉與建筑設備租賃站存在勞動關系,結果敗訴;不服勞動仲裁結論,向保定市新市區法院提起訴訟,一審仍敗訴。

       事發一年多,調解無果,官司敗訴,老吳找到了河北省總工會的信訪接待部門,以期尋求更高層的法律幫助。

       ■接力:一切為了職工群眾 工會律師奉命介入

       吳景偉的遭遇和維權困難,引起了河北省總工會有關領導的高度關注,專門安排省總工會法律部負責同志到醫院看望、慰問,法律部還向吳景偉提供了法律援助。

       二審開庭之后,省總工會法律部專門召集了一次案件研討會。

       法律援助的律師介紹了庭審情況,分析了案件證據和相關規定,認為吳景偉與某建筑設備租賃站存在勞動關系。

       與會的省總工會公職律師賀律師提出了不同意見,他認為,通過追索人身損害賠償的路徑,能夠較快解決吳景偉的維權難題。他分析,假設二審勝訴,工傷認定也順利完成,存在該建筑設備租賃站無力支付的巨大風險,仍需要根據設備租賃協議向施工單位追索;假設二審敗訴,向省高級法院申請再審的不確性更大,既使能夠糾正,仍存在維權不經濟、不及時等問題。

       不久之后,二審做出裁定,維持一審不存在勞動關系的結論,二審敗訴了。

       賀律師的維權意見,既得到當事人老吳父子的同意,也得到了省總工會法律部的肯定和支持。

       2011年5月,以人身損害賠償為案由,吳景偉對東興公司、趙某、苑某及張某提起訴訟。鑒于建筑職工意外傷害險當時為強制保險,賀律師代表吳景偉撰寫的民事起訴狀中,提出了包括該保險在內的共計120多萬元索賠金額。保定新市區人民法院予以立案,鑒于公職律師提供法律援助,根據相關規定,法院特別同意老吳緩交訴訟費用。他們終于邁過了立案難的第一個門檻兒。

       ■攻防:取證辯法步步驚心 法庭之上唇槍舌劍

       確認勞動關系、工傷認定、工傷索賠,可以說這是最常見、最穩妥的維權途徑,而以人身損害侵權訴訟來維權,則可以說是一種大膽的維權路徑,甚至有些“劍走偏鋒”,但是,為了職工群眾,賀律師和省總工會法律部的同志們愿意為此付出百倍努力。

      “送達難”是第二難題。為了掌握三個自然人被告的準確地址,他們通過公安機關在保定一下子查找到了十幾個同名、同性別的趙某、苑某和張某。其中,有兩個趙某,不僅同名、同性別,甚至出生年月也一樣。為查清哪一個是本案的包工頭,賀律師以介紹工程為名,向兩個趙某的出生地,保定某縣聯系,最終發現其中一個為老師,未離開過出生地。另一個趙某從事建筑多年,已經遷往保定市區居住,這才是本案的真正被告。

      打官司打的就是證據。能否拿下東興公司,由它承擔法律責任,必須要有權威性的證據,這才是案件突破的核心和關鍵。作為工會公職律師,賀律師對收集證據、處理職工維權案件十分專業。根據生產安全事故處理的程序和規定,他一方面申請新市區法院向當地區政府調取吳景偉受傷的生產安全事故報告,另一方面,他還準備了申請政府信息公開的法律文書,預備法院不批準時,以公民身份獲得此關鍵證據。

       2011年8月間,賀律師連續五次赴保定參加開庭。

      法庭之上,該由誰承擔賠償責任是第一大焦點。在普通人看來是,摳字眼、找毛病枯燥乏味;于內行人看,則是辯證析法步步驚心,攻防不斷變換,處處唇槍舌劍。面對被告代理律師們均不承認雇用了吳景偉,甚至有一位代理律師申請電梯司機楊某出庭,以證明吳景偉不是自己一方雇用的……老吳被氣得怒目圓睜,滿臉通紅。他站起來對法官說,“這官司不打了,我把孩子扔給你們法院,你們愿咋判就咋判!”

      最后一次開庭,賀律師出示了法院調取的事故調查報告,結論是由東興公司和建筑設備租賃站業主苑某承擔連帶賠償責任。法庭出現了片刻的安靜,但是,馬上就有被告律師對該報告發起“攻擊”,但是,這些“攻擊”其實已無力改變什么了。

      鑒于吳景偉仍住院治療,未進行傷殘等級鑒定,一審法院先就醫療費用和誤工費部分做出判決,由東興公司和苑某賠償17萬多元。兩被告不服提起上訴。二審,保定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維持一審判決。

      ■堅持:工會維權不松勁 職工利益最大化

      通過申請強制執行,老吳拿到了部分款項,支付完醫院費用,吳景偉辦理了出院手續。醫院也同意配合傷殘鑒定工作,提供了相關病歷資料。2012年4月,吳景偉經評殘確定為二級傷殘。同年5月3日,在賀律師的幫助下,吳景偉案第二次提起人身損害賠償訴訟。

      保定新市區法院立案后,東興公司提出了管轄異議。被一審法院裁定駁回后,東興公司不服提出上訴,二審法院裁定維持一審裁定。老吳咨詢了當地多位律師,大家都認為,明知無勝算,仍然打管轄權異議官司,目的就是拖延時間。

      是按農村居民標準進行賠償,還按城鎮居民標準賠償?這對于吳景偉來說賠償數額相差極大,也是第二次訴訟的最大焦點。吳景偉早在2000年開始,就在保定打工并居住,但沒有辦理暫住證等,也沒有與單位簽訂過書面勞動合同。這些為現在的維權帶來困難。老吳找到了兒子的前女友,還拿到了兒子租房的房東出具的證言。

       第一次開庭時,東興公司和苑某的代理人,否認上述證據的證明力,均不認可按城鎮居民標準計算吳景偉的人身損害賠償。主審法官依法對證明標準進行解釋和說明,在賀律師的指導幫助下,老吳從兒子居住地的公安派出所和居民委員會取得了相關證明,進一步補充了相關證據。

       法院再次開庭組織質證和辯論,東興公司方和苑某代理人認為,這些證據超過了舉證期限,主張不予質證和接納,賀律師當庭主張,我國證據規則從“隨時提出”到“限時提出”,新民事訴訟法規定的是“適時提出”,受害人方提出的證據應當進行質證和接納。庭后,賀律師還將《人民法院報》刊發的權威專家的文章,讓主審法官閱讀,以佐證自己的法律觀點,最終促成法庭接納了他的觀點,以城鎮居民標準對吳景偉的人身損害進行賠償。

       2012年12月18日,一審法院做出判決,兩被告按照人身損失688323.80元的90%計算,連帶賠償吳景偉共計619491.42元。

       一審判決后,雙方均提出上訴,爭議焦點仍是否應按城鎮居民標準對吳景偉人身損害進行賠償。

      保定市中級人民法院經過審理,不僅支持了賀律師代表受害人的賠償觀點,還因為吳景偉的母親取得了《殘疾證》等有力證據,支持了受害人增加賠償額的要求。

       2013年7月18日,二審法院按受害人損失719731.80元的90%計算,判決兩個當事人連帶賠償受害人損失為647758.62元。

       兩次訴訟合計,東興公司與苑某應賠償受害人共82萬多元,最大程度維護了職工的合法權益。

       ■關懷:雪中送炭解燃眉 涓涓細流化堅冰

     “這官司不打了,我抱個炸藥包,與他們同歸于盡算了……”“反正是兒子殘廢了,以后也沒啥指望了,把兒子扔給政府,我回河南了……”官司出現重大轉折后,人們再拿老吳當年的話與他開玩笑,老吳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老吳最絕望的時候,有一次,他租了一輛出租車,把兒子從醫院帶到了政府門口就想走,幸虧被門衛攔住,結果仍引起眾人的圍觀,驚動了市領導。

       保定市總工會領導知道了老吳和吳景偉的情況,把他們的事當成自己的事來辦。安排工會法律援助律師提供幫助,送去慰問款物,幫助調解賠償糾紛,做好思路疏導,防范極端事件……法律部的領導更換時,要走的負責人一定會把吳景偉的案件專門介紹給下一任。

       有一次,因為集中準備大量訴訟材料,保定市總工會三個部門都來幫忙,結果三臺復印機全因過熱“罷工”。

       吳景偉的事情也得到了省總工會有關領導的重視和關心。受省總工會領導委托,法律部負責同志專門到醫院看望慰問。每次在吳景偉維權訴訟的關鍵時間節點,法律部都組織討論案情,確定維權方向,并為此做了大量的具體工作。

       老吳動情地說,“沒有工會組織幫著打官司維權,幫著我家解決生活上的燃眉之急,真不知道最后的結局是什么樣的,是工會救了我們一家人!”

       ■本報特別報道組

 

 

來源:河北工人報
(編輯:)
比特币注册 红包三公玩法及规则 庄家克星时时彩 时时彩的保本赚水方法 快速时时走势图 幸运飞艇冠亚11大 万和娱乐怎么玩不了呢 时时彩注册送47元彩金 我中彩票大奖真实经历 篮球比分直播 体彩停止电子投注 重庆时时单双在线计划 上海时时开奖号码 pk10精准稳定人工计划 澳洲时时彩计划群稳赚 胆拖投注能中一等奖吗 麻将怎么胡牌初学者